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代购买手的新烦恼图搭配资讯

2018-11-06 10:27:37

代购买手的新烦恼 (图)搭配资讯

代购价格昂贵的品,如果能够退税成功的话,就可以省下一笔不小的开销,这也是店除了代购费之外的另一个利润来源。 海外代购衍生出的一大批海外买手,已经引起了法国品牌公司的注意,LV甚至不惜动用保安和便衣来严防买手的购买活动。但是,这不足以抵挡住足智多谋的卖家们 蚂蚁搬家式地往国内捎货。名店林立的香港尖沙嘴是内地游客买品的目的地之一, 但购使许多人可以更方便地买到品。 读大学时,丘丘有个梦想,30岁的时候买个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即LV),40岁的时候拥有件香奈尔(Chanel),50岁的时候再弄款爱马仕(Hermes)。她说,喜欢美好事物是女人的天性,而在消费品中比这些品更美好的东西还真的不多。 在2010年,这些曾遥不可及的愿望实现起来易如反掌。 从上世纪90年代世界品牌登陆中国至今,用“星火燎原”来形容品牌在中国大陆的扩张绝不为过。1992年在北京王府井设立家专卖店的路易威登,现在已经覆盖了全国26个城市。2010年5月,路易威登甚至一天之内在上海同时开设了两家旗舰店。 另一家意大利品巨头古奇(Gucci)在中国已经有35家专卖店,每年还将继续新增3至4家店。与路易威登同一年进入中国市场的德国品牌万宝龙(Montblanc)在中国的专卖店数量则已经占其全球总数的四分之一。 与之相对应的是,中国人在品上的消费投入不断增长。据世界品协会(WLA)的报告指出,截至2009年年底,中国品消费总额已增至94亿美元,全球占有率为27.5%。另据美国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预测,到2015年中国将超越日本,成为世界上的品消费市场。 二十年前品还是个充满贬义的名词。那时候,勤俭节约仍然是被社会尊崇的传统美德之一。而经济的持续发展不仅让很多人的钱包慢慢宽裕起来,也造就了以享受生活为理念的新一代消费群体。 中国人的品消费能力曾经让法国服饰品牌克洛伊(Chloe)的亚太区董事总经理Helen Willerton女士诧异不已,“我们的确见识过有人在店里一次性花上一笔巨款。”有些专卖店的库存甚至会在短短数小时内被扫购一空。 不过,这种近似疯狂的消费行为仍然是绝大多数中产阶层所无法承受的。虽然中产阶层的消费能力在提高,但在面对其他生存压力的情况下,他们在品支出上依然非常谨慎而精明。 进口品在国内市场上的高额价位很大程度上是源于海关对其征收的较高关税和特别消费税,这两项合计接近50%。此外,国内购物中心的店铺租金又进一步增加了品的成本。这些原因直接导致了同样一件商品在国内与境外的巨大销售差价。 专门为了买一个LV包飞一趟巴黎并不现实,而付出不相称的价格又让人难以接受。 应运而生的海外络代购就成了很多品追求者一圆奢华之梦的折中途径。据艾瑞咨询公司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国购消费群体中超过20%的人有过购品的经历。 采购和囤货 丘丘就在淘宝上开了家这样的店,替人从法国巴黎的品专柜直接代购当季的商品。在帮别人先圆品拥有梦的同时,慢慢积累着实现自己的梦想的经济实力。 做品代购并不是丘丘的初衷。2006年办起这个店的时候,她的全部经营心思是在有关昔日奥斯卡影后奥黛丽·赫本的外文图书代购上。“我是骨灰级的赫本迷,”说起赫本,丘丘立刻兴致勃勃,“国内的赫本画册非常少,质量也不好。要买到高质量的画册,只能想尽一切办法从美国或日本买。” 从刚开始找人代购,到后来办外币信用卡直接在美国亚马逊站上买,渐渐积累了经验后,丘丘有了自己开店的念头。书籍代购的利润并不高,她开店更主要的目的还是借此结识更多的赫本迷,从没想过会把它发展成一个品代购平台。 赫本就是她的时尚启蒙。丘丘说:“在了解赫本的过程中,能接触到很多时尚品牌,Givenchy、LV、YSL、Valentino,Ralph Lauren等都是赫本穿用过的品牌。《蒂凡尼的早餐》更是品史上成功经典的代言广告。” 直到一年之前,丘丘还是这样一边开着自己的书籍代购店,一边从有关赫本的作品中了解着品牌,就像两条并行的线,一直没有交点。是她的好朋友小敏的经历让丘丘开始意识到这里面的新商机。 小敏是和丘丘从小玩到大的朋友。2004年,小敏去了法国巴黎学习品品牌管理,毕业后就一直在法国的品行业工作。工作后的小敏开始留意到身边的很多中国朋友和同学都在兼职帮国内的品二手店做采购。“有时候去商场买东西,经常看到有中国人站在商场门口,找中国留学生或者中国游客代买品。只要能买出来,就会另给酬劳。” 小敏觉得这是个充分利用自己的资源的好机会,开始考虑在北京、上海、成都这些城市开个实体二手店。但她后来发现实体店的开设成本太高,而她自己也没有足够的精力参与管理。 2009年9月,小敏回国休假,得知丘丘有个淘宝店。在了解了更多细节之后,小敏意识到这会是个理想的平台,就问丘丘有没有兴趣开展代购品的业务。两人几乎是一拍即合,立刻就开始行动起来。 小敏平时上班比较清闲,又喜欢逛街买品,采购的任务当仁不让。丘丘经营店的经验丰富,正好负责商品销售和承接订单。“我到各个品牌的官把款的包包图片信息挂上淘宝,然后就有顾客询问了。2010年1月开始有了笔单。”丘丘说,“批代购我们是免代购费的,所以代购的单子蛮多的。” 经营初期,她们都是在顾客下单付定金之后,才由小敏到专柜去购买顾客需要的货品,后来发现法国的专柜缺货情况很严重。“很多好看好卖的包一转眼就没有了。通常是买家询问的时候都有,但等买家付完定金再去,包就卖掉了。”这样损失了好几笔单后,她们就开始有意识地囤积现货。“畅销款只要见到就直接买下,然后登上淘宝,总能卖掉的。” 在巴黎生活了六年的小敏对品的采购渠道已经颇有了解。“LV和Chanel等一线品牌的新款购买渠道只有专柜,而且不会有折扣。而一些二线品牌比如Lancel,除了专柜,还可以在折扣村找到。”小敏说,“每季新品上柜后,过季的旧款就会被运到折扣村打折销售,时间差大约是六个月。我们已经和折扣村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每次折扣村有了新货,都会打通知我们。不过,折扣村只有专柜没卖完的款式和颜色,选择的余地非常有限。” 法国每年的6月底和1月底有两次折扣季,很多品牌会从七折起销售。“但那通常都是些不畅销的款式,以及一些非一线的品牌。”小敏解释说,“比如Chanel只会拿鞋子、过季的首饰和过季的尼龙包出来打折,经典款的包和首饰是没有任何折扣的。LV就更不用指望了。” 另外一种渠道就是一些意大利品牌如Gucci、Prada和Miu Miu等的工厂店。那里有时候可以买到三折以下的货品。但由于这类货品经常有瑕疵,而且缺乏正常的购物凭证,小敏她们还是决定不采购这种会引起交易纠纷的货品。 蚂蚁搬家 在买到顾客预订的货品之后,怎么把它们运回国内是另外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国际邮递这种方式比较适用于一些价格不太高的服装和护肤品,对于动辄上万的品来说就比较不可靠了。 丘丘担心两个问题:安全和海关。包裹在国际运送过程中遗失和损坏的情况不能完全排除,而海关对进口包裹日益严格的检查和征税措施,又加大了货品滞留的风险。“如果你寄个LV回国,海关查到就直接被退运了,超过1000元是不能入关的。”即使没有被退运,货品被征税之后的价格又会引起顾客的不满和争议。 幸好小敏身边的很多同事和朋友经常往返中法之间。通过熟人把货品随身携带回国内,是她们的主要物流方式。但在海关的严查下,这种方式也有一定的风险,有一次她们的货就被国内机场海关罚了几千。对此小敏也很无奈,“虽然很麻烦,而且带的数量也很有限。但目前这还是的选择。比较安全,速度比较快,成本也比较低。”如果以后业务明显增加的话,小敏表示,她们可能还是会采取正常报关的方式。 “现在运作比较好的品购都是一些公司性质的站,是通过正常的报关程序进口的,所以他们的价格要高得多。”现在这种情况下,尽可能降低成本,来创造价格上的优势,是像丘丘和小敏这种个体海外代购商的生存之道。 由于像LV和Chanel这样的品牌的当季新款只能在专柜买到,加上征税,运输和汇率等等因素之后,这些品牌在全球各地的售价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差别。“国内需求的LV和Chanel两个品牌在法国的价格是全球的。”丘丘说,“就拿Chanel一款肩包来说,国内售价20000元多,香港卖18000元,而我们的代购价才不到15000元。” 通常情况下,一件代购商品的到手价格包括了:代购商品原价、物品所在国国内运费、物品所在国消费税(增值税)、代购费、关税、国际运费和中国国内运费。 代购费的通常比例是8%-10%。专营法国品的代购商报价差别很大,丘丘说,关键就在于运输和退税环节。因为有了小敏的资源,丘丘的店在运输这个环节上就节省下不少成本。而外国游客在法国购物时享受的退税政策,又能使商品的实际价位降低不少。 法国大部分的商品购物消费税是16.38%。对于欧盟以外国家的游客,只要同一天在同一家商店消费超过175.01欧元,并且将所购商品带回本国,就可以享受退税服务。当然其中少不了许多手续。 代购价格昂贵的品,如果能够退税成功的话,就可以省下一笔不小的开销,这也是丘丘店除了代购费之外的另一个利润来源。 LV的黑名单 络代购的价格较低(刨去关税)而且相对透明,是很多人选择络代购的原因之一。顾客可以在上查询到款货品的标价,货品到手之后也有购物发票可以查对。当然,作为买家也有一定的风险,怎么确认买到的是行货还需要一定的技巧。 相对而言,卖家要面对的问题就更复杂。确保代购的货品安全抵达国内毫无疑问是重要的,丘丘说,只要一单出了问题,可能半年都白干了。所以她们一直坚持托熟人亲自将货品带回国内这种稳妥的方式。 另外一些状况就有些超出她们个人能力所及了。 也许正应了树大招风那句老话。海外代购衍生出的一大批海外买手,已经引起了法国品牌公司的注意,LV甚至不惜动用保安和便衣来严防买手的购买活动。LV店里的电脑都是全球联的,里面有每一位顾客的历史购物记录。小敏说:“如果有一件产品买了两件以上,他们的电脑就会有警报,销售员就无法打出小票。” 如果专柜知道是买手,通常会拒绝出售商品。所以在LV店周围会有一些买手找国内去的游客帮忙购买。(不过LV店的保安和便衣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如果看到买手接触游客,就会在游客进入店后上前去提醒,并且通知销售员不要把产品卖给游客。更严重的后果是,小敏说,这些游客如果上了他们的黑名单,就永远不能购买LV的产品了。) 丘丘说,“做代购的店家初期都喜欢代购LV,因为LV好卖。但到了后来,连找买LV的买手都越来越困难了。”小敏提起这种情况也感到头疼,只能尽量将LV的代购数量限制在每个月2至3件。“我们把LV的代购价调得很高,可是仍然有人狂热地喜欢LV。”除了LV,Chanel的首饰和Balenciaga的包也都每月限购两件,超过之后就只能再等上一个月了。 海关的新关税政策于9月1日开始施行,也让海外代购的生存空间进一步被压缩。进口关税起征点的降低,会导致很多海外代购卖家的利润缩水。如果卖家将这部分新增成本转移到买家身上,代购的价格优势又会大打折扣。许多海外代购商已经暂停物流,在寻找相关对策了。 虽然新政策对丘丘和小敏的店并没有直接的影响(因为她们的货品不通过国际物流),小敏还是很理性地看待这种状况:“我们的生意越来越好,可是货品太多又很难带回去。我们可能会把代购的数量控制住,不会把盘子做得很大。” 在小敏看来,代购品并不是长久之计,但代购这种模式会一直存在,只是代购的产品结构可能会随着政策的调整而有所变化。

上海奥克斯空调售后维修
全自动凉皮机
红叶小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