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429章 汲取

2019/10/13 来源:湛江信息港

导读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429章 汲取医圣掏出了东西,毒师父自然也是要掏的了。不过相比较医圣掏出的正常东西,他却是拿出了一个黑乎乎的片子,不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429章 汲取

医圣掏出了东西,毒师父自然也是要掏的了。不过相比较医圣掏出的正常东西,他却是拿出了一个黑乎乎的片子,不知道是铁的还是其他什么材料,反正那黑乎乎的样子看到孔瞑心都要碎了。

“这是个啥么玩意儿?”孔瞑嘴角眼角均是抽了抽,一副怪异的样子看着毒师父。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忍不住的喝道:“你知道啥,这里面可是老子收集的所有的招数了,都刻录在里面了。”

“刻录?”

听到一个新名词孔瞑当时就是一愣,转头呆呆的看向医圣,“那是啥?”

医圣转头看向毒师父,见到他那一脸的愤懑,却是忍着偷笑对孔瞑解释道:“刻录,在我们这里其实是一种对于精神力的一种使用,一般就是吧精神力实质化,让他所记录的东西能够铭刻道一些可以容纳能量的物质物体或者器物之中,让其得以保存,这样不仅占用的地方小而且储存量也要比一般的书册要多得多。”

听到医圣的话后孔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毒师父,“那个……毒师父,不好意思啊,我以为……”

“哼!”

毒师父往一边一甩头,才不去理会孔瞑的尴尬模样,不过手里的那小块不知名的片子却是扔向了孔瞑。

急忙的接住,孔瞑大爱的摸着,忍不住的左看右看想要看看那记录的东西在哪。

看到他的样子两位师傅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想法?当即脸色有些发黑,看向孔瞑的目光也是无奈至极。

毒师父见到孔瞑居然用眼瞅,嘴角顿时一阵抽搐,忍不住的对孔瞑喊道,“那玩意儿不是那么看的。”

“哦?”愣愣的看向毒师父,孔瞑一脸的不解,“那要怎么看?”

“将神识覆盖在上面,集中一点,只要能渗入进去就能获悉全部。不过你要注意,一定要控制好咯,不然里面的讯息量大过了你的承受范围的话,你会很痛苦的。”毒师父说完对孔瞑探了探手,“你先试试。”

“哦。”孔瞑点了点头,将东西贴在了额头上,精神力化作一条线朝着那片子进军而去。

轰!

神识所化做的线就像是一柄刀子,而那片子就好似一个水气泡,如此穿入,竟是让那旗袍啪的一下碎裂开来,其中的气全都宣泄而出。只不过这个宣泄却不跟那水泡一般,而是沿着孔瞑的神识线儿直接涌入他的脑袋里,像是洪水一般直冲深处。

一瞬间,孔瞑的精神出现了一些恍惚。依着他的实力,精神力的强横,那些u型逆袭还不足以把他给撑爆了,不跟那里面所包含的东西还真是多的很,在一瞬间孔瞑大体的看了一下,觉得起码得有上百种。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储存了,完全可以用宝藏来形容。收回了神,他转眼看向两个师傅,忍不住的撇了撇嘴,“你们俩可真是教我一点真东西了。”

医圣跟毒师父忍着那种要胖揍孔瞑一顿的冲动,甩了甩袖子就直接离开了此地,临走前还留下了一句话,“明天来接你。”

“额……”孔瞑愣了,不过确实露出一丝苦笑。

摇了摇头,孔瞑闪身离去,他这次出来也没想放到两个师傅居然找上了们来,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尤其是他哈想着这几天多配一陪老院长呢,现在被他们两个一搅合,可算是泡汤了。

对于老教授孔瞑可是从心里有些遗憾的,但是他有知道,现在的自己完全是属于心不由己的,要不然依旧不会出席那现在这个的情况了。

不久后孔瞑回到了孤儿院,走到了老院长的办公室后看到他依旧在里面唛头工作,当下也不好打扰他。轻轻敲了敲门,他在看到老院长抬头后迈步走了进去。

“怎么了?”老院长抬头看向。

对于这个孩子,他现在也清楚,一般没事的时候就会走,有事儿的时候才会来到这里面或是问东西或是干嘛的。现在既然来了这里,那么肯定就不是只在这里坐坐这么简单的。

见到老院长那么问,孔瞑也是开门见山道:“院长,他可能要离开了。”

“哦?这么早?”老院长有些诧异的看向他。在他之前想来孔瞑要走也不会这么走啊,起码也会登上几天再说。不过在看到孔瞑那难言之隐的样子之后,他还是点了点头,“既然有事的话,那就走吧,老头子我还没多大问题呢。”

看着他那慈祥的笑意,孔瞑不知觉的一阵酸楚从心底孵出,却是忍住了,从老院长的桌子上扯下一个小纸条,在上面写了一串号码交给了老院长,对他道:“这个号码就是那个老板的号码,院长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给他打的。”

老院长结果后点了点头,“这个到时候再说,我还要研究研究,看看到底值不值得去。”

孔瞑说完就离开了,而老院长则是看着他怪出了房间。

说实在的,孔瞑这还真是没有办法,原本他还想多陪老院长一段时间的,但是时间上已经赶不及了。他只希望有着一百万的进账,这孤儿院能过的好一点,起码也是好过一段时间,让他不用那么担心,那么牵挂。

至于这短时间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是要去弄药物,治好老院长的病,再就是去找一些东西去弄到胡老哪里去,毕竟都是跟老院长熟悉的人,要是他死了老院长估计也会寂寞一阵字。

不得不说孔瞑还算是很孝顺的一个人,只不过现在时间不允许,导致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实行自己的拿下孝道。

快速的离开,孔瞑依着圣明之中的感应气息来找出了那些药物所在之地,快速的感到了那药铺之中,问起了药。

他所要的那些药物都还是比较常见的,以至于花钱并不多,也算是让他送了一口气。

当药物都弄好后,他找了一个地方将那些药物都摊开,然后将它们分类组别,弄成了两堆,一堆里面哪一类都放在一起,算是井然有序了。

选取了一组药物,他将周围的一些易燃物都弄到了一变,而后控制器火元素就将那些药物悉数焚烧起来,将其精华催化而出。一切都很快,毕竟那些药物都是普通的药物,去除杂质都很简单只需要巡考一下或者蒸煮煎熬都可以

,但是现在孔瞑却是只能用焚烧来提取了,他毕竟是没有那些时间做别的。

不过他有着别的人没有的能力,那就是将那些药物在提纯之后用能量来加以糅合,终形成一颗颗小药丸儿。将它们装在一个瓶子之后,他有吧另外的那一堆药物给弄了过来,看上去有些轻车熟路。

当抖动好后,他吧那些残渣都给清扫了干净,拍了拍屁股就朝着胡小灵他们所在的地方走去。

神识在身上就是好使,无论那人在上面地方,只需要感应一下啊就能清楚,完全不需要什么寻人启事人肉搜索之类的,那全是浪费时间吃力不讨好。

当孔瞑到了那里后整个时间不超过三分钟。不过让他有些怀疑的是,眼前的这种明显有点破旧的居民楼,居然是自己胡老师住的地方?

孔瞑当然不知道,在之前胡秀全肯定不是住现在这种楼房的,那时学校都有教工楼,分配宿舍,比这里环境要好的多。之所以住现在这个也是因为这里的房价租的,这才到了这里。

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孔瞑听到里面有着细微的声音,似乎是有些慌乱。

咚咚咚!

再次敲了几下,一个小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有些警惕。不过在看到孔瞑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你……你来干什么?”

看到孔瞑,胡小灵的心里那是万般滋味陈杂,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感受。眼前的人自己是那么不知怎么面对,但是他却是一次次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孔瞑对胡小灵那是没有多少好感,虽然是个美女,但是也没让他刮目相看。冷淡的瞥了她一眼,开口道:“胡老师在没?”

胡小灵听后显示一愣,不过很多就回国神来,点了点头,“爷爷在的。”

听到之后,孔瞑走了进去,也没管胡小灵同意没同意。不过再进去之后他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胡秀全,正在看着电视。

“老师。”孔瞑看着他唤了一声。

“嗯?”似乎是以为自己听错了,胡秀全左右的晃了晃脑袋看了看周围,转头看向了孔瞑。

眼看到孔瞑后,他明显的露出了疑惑之色,但是在之后他眼中疑惑尽頽,认出了他,“孔瞑,是你啊。”

“快做,快做。”胡秀全指了指身旁的空位示意孔瞑坐下。

孔瞑也不矫情,做下后就问胡秀全道:“老师,你怎么就住这里呢?”

胡秀全没有回答他,只是脸上带有一些笑容的看着孔瞑,“孔瞑,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我可是米一根别人说过这里的。”

孔瞑听着他的话嘿嘿一笑,道:“现在不是有个地方叫警局么,一查就查出来了。”

“哦……你看看,老了,把这茬给忘了。”胡秀全笑着,给孔瞑倒了一杯水,而后有些感慨的看向他,“当初你呗开除,老师的心里也有一阵子不好受,可惜老师做不了什么。哎!”

看到他叹气,孔瞑却是无所谓的一笑,反倒是有些歉意的对胡秀全道:“胡老师,其实应该是我向您道歉,这原本就是因为我的缘故,却让你也收到了牵连。”

“没什么。”胡秀全摆了摆手,“学校有那样的管理层,也是一大悲哀,要是为了工作试了良心,那么我也就不是我了。”

孔瞑听着他的话,嘴角一咧,“老师你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个小故事。”

“哦?”胡秀全一愣,饶有兴趣的看向孔瞑。

“我,这个字,当有一天那个撇没了,就变成了找,但是失去的那个撇又是什么呢?想了很久,想通了,那是一个一。而这也就成了,一旦失去了,我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孔瞑静静的说着,胡秀全听着心里一阵的感慨,忍不住的叹了一声,“真有哲理。”

“呵呵。”孔瞑只是轻笑一下,并未接话。

“我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也算是知道了一些,但是,我却没有能力改变这些,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哀。”胡秀全说着,又是忍不住的一阵叹息。

孔瞑摇了摇头,对他全接起来,“老师不需要这样,我们只需要吧能做的做好就行啦。”

“对了,这次我来其实是给老师送药的。”孔瞑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药,正是他刚才所炼制的其中一瓶。

将药物在胡秀全不解的目光中塞到他的手中,孔瞑道:“这个药一天吃一次,一次吃一颗,时隔二十二小时吃一颗,这样的药效。”

胡秀全点了点头,不过目光中依旧有些不解。孔瞑也没做多少解释,从身上另一个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是他炼制的另外一类药。放倒桌上后,对胡秀全道:“老师,至于这个就请你转交给宏鑫孤儿院里面的院长。”

“老师我先走了。”孔瞑说着变是要走。不过去呗胡秀全给抓住了手臂。

“老师你……”孔瞑有些惊愕的看着胡秀全,却是见胡秀全正紧紧的盯着他,而后一字一句道,“救醒我的是你?”

“额……”孔瞑摸了摸鼻子,还是点了点头,“算是吧。”

松开了他的手,胡秀全轻轻的点了点头,“既然你还有事,就先离去吧,也不留你在这吃饭了。”

“嗯。”孔瞑点了点头,而后转身离去。不过就在他与胡小灵擦身而过的时候,却是看到胡小灵低着头,眼中有着什么在闪烁,不过他对于这个反倒不关心,在走出房门后拐了个弯就消失不见。

现在他算是吧所有的东西都弄完了,接下来就是去还钱了。反正他也知道无论自己在什么地方那俩不靠谱的师父都能找到他,所以他才不怕到处跑呢。

今天并不是周末,所以孔瞑的目标是学校。他的运气看来还算是不错,在进到学校之后居然正好赶在下课的点儿。

当孔瞑走到哪教室后,看了看里面,见到有张扬的时候立马朝着他挥了挥手。

张扬哪里想到孔瞑今天还会来,自然是激动的不行,忙是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老大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还不能来了?”孔瞑瞪了他一眼,而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毛爷爷,塞到了张扬那小子的手中,“给,这是还你的。”

“这……”张扬看着手里的红票,脸色一阵变化,之后就要塞给孔瞑,口中道,“就十块钱而已,老大你居然还还我这么多,不行,我不能要。”

“你收着就行了。”孔瞑压住了他的手,“钱呢老大我现在不缺,再说了,要不是你资助,老大我现在或许就在外边要饭了。”

“没事,那这就好。”拍了拍张扬的肩膀,孔瞑笑呵呵的问道,“怎么样?则半年过的还好吧?”

张扬摇了摇头,道:“这段时间仇志涛那小子是越来月嚣张了,在学校里横行霸道,很多人都敢怒不敢言。”

对于这个孔瞑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不过确实道,“你跟他有没什么过节,怕什么。他不会找上你的。”

然而就在孔瞑这么说着的时候,张扬的脸色确实变得有些不自然。虽然很微小,但是孔瞑依旧看在了眼中。

“怎么了?”孔瞑皱眉看着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有麻烦?”

张扬摇了摇头,轻松的笑了笑,“没事。”

“得了吧。”孔瞑白了他一眼,“虽然跟你也就那么几周的时间,但是你小子心里想啥我还不清楚?你要放屁我都知道你事先要干啥。”

“说吧,什么事儿,能帮的老大绝不推辞。”孔瞑说着看向了他,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看他是不是说假话。

张扬听到孔瞑的话后明显的愣了一下,不过沉吟了些许还是一咬牙说了出来,“是关于荆菁的。”

“荆菁?”孔瞑皱了皱眉,仔细想了一会儿后也没想出个头绪来,不仅站头看向他,“荆菁是谁?”

“荆菁……”张扬想了想,对孔瞑道,“老大你应该也知道的呀,就是半年前哪一次,被人劫持的那个女孩。”

“半年前……被劫持……”孔瞑仔细的想着,定格在了一个女孩的身上。

“那个女孩就是荆菁?”孔瞑有些不信的看着张扬。

“嗯。”

见到张扬点头,孔瞑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问道:“荆菁怎么了?”

“上个月,因为一个节目,荆菁上去露面了一次,然后被仇志涛看到了,所以就对荆菁有了追求。”张扬说到这里也是气氛了起来,“就他那样的人,肯定不是真心,要是荆菁真让他给……哎!”

听到他的叹息,孔瞑倒是没有啥感觉,只是突然问他道:“你也喜欢荆菁?”

“额……”张扬一愣,挠了挠后脑勺,支支吾吾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嗯。”

“哦,我知道了。”孔瞑应了下就不再说话,砖头看向了学校某处。

说实话,在想到荆菁的时候他也想起了那些鬼手下,经过这些天近半年的时间,他们都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孔瞑都一无所知,也感应不到。

对于那些鬼的怎么出现,孔瞑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的一点就是,那些鬼将会是他的一大助臂,只不过怎么寻找他却是没有想到,或者说是忘了。

甩了甩头将那些暂时抛却一边,仔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张扬后,他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道:“张扬,有没有兴趣,去会一会仇志涛那傻缺?”

“额……”张扬听后显示一愣,而后就摇了摇头,“老师说打架是不好的行为。”

使劲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孔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忍不住的锤了张扬一下子,笑骂道:“你这臭小子,怂了就怂了,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老师要是知道了还不打死你丫的?”

“嘿嘿。”张扬摸了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孔瞑,“这都被你给看出来了。”

强忍着要踹他的冲动,孔瞑揽过了他的肩膀,“好了,就是逗你一下,荆菁的事儿交给我了,到时候等我好消息。”

“好,那就谢老大了。”张扬说着就对着孔瞑一抱拳,颇有一番武侠气息。

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孔瞑朝着他摆了摆手,“那我走了,有空再来看你。”

“好的老大,老大慢走,走好。”

又了却了一撞事儿,孔瞑心里算是什么都放开了,没有啥事儿了。好久没有到校园里来了,他要借着这有限的时间好好的逛一下,让自己不会忘记这样的校园生活。

走在校园中的小路上,闻着那花草的芬芳之气,孔瞑的心里一阵舒爽感,不过在这里面却又有着那么一丝淡淡的忧伤。

学校是很好很不错,但是里面的人呢?看那些老师,再看看那些股东,一个个的都是些什么逗比玩意儿,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走着走着,他不知不觉又到了图书馆。虽然学校里的人不咋地,但是别的都很好,尤其是图书馆,里面博古通今,有的是好东西跟渊博的知识面,只不过以前的孔瞑没有时间,现在正好来这里打发一下时间了。

学习,这已经是他半年多没有碰过的事情了,不过他还是很有针对性的找了些东西。一个的医学类的书籍,大部分都是中医的,还有西医的理论纲领。中医之中,药理药性他都是要看的,而一些草药的形体样子他也是要记住的。至于其他的手法等他倒是并不需要,因为在《万穷》之中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方式方法,只不过那些草药啥的并没有详细的记在。

至于西医,孔瞑看了一阵后,总结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医讲究融合,而西医则是讲求混合。

融合与混合,大体看起来倒是差不多,但是实际上却是相差甚大。为什么这么说?

打个比喻,就跟吃饭一样,你就着菜吃馒头,这样可以在满足填饱肚子的同时也达到了满足口欲的要求,这就算是中医。而西医则是在在你吃完了全部的菜后在吃馒头,或者是倒过来也一样。虽然都是吃饱,但是对于平衡而言,中医做的很好,而西医则是有些偏执的。

当然了,这只是一个粗浅的比喻,实际上西医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甚至在某些方面要比中医做的好很多。

药剂的质量,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为什么中医里面的药材分量要?为什么里面都会是干枯的草药?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药量。

草药中有着药量,而每一株里面所蕴含的却是并不相同,而提纯的办法就是晒干。晒干后,里面所蕴含的拿下药物浓郁程度也就达到了平等的状态,然后称取配药,以此来确保药材中药量的性。这样加上合理的煎熬才能弄出上等的药汤。

而药汤那个产物,就是融合的产物,一种玄妙的东西。

至于另外的一个混合,那就要简单的多了,那就是将足量的提取的药物都加在一起混合起来就是了。他没有那种从火热中提取融合的成分,只有混合的成分。

这也就是为什么中药用后不会有后遗症而西药用后会有反应的原因。药剂的药量提纯等都是依旧的,但是在熬煮之中,也会将那些药性都合理的挥发出来,甚至于会让他们起本质的反应。

中医有一种疗法叫以毒攻毒,用一种可以破解的毒剧毒去消灭另一个没有破解开的毒,当毒素替换之后,就可以只破解那个破解过的就可以了,以此来达到治愈的目的。但是他还有另外一种方式,那是在某两种毒素中,他们两个可中和,相互抵消掉。

中医那样可以成功,但是西医若是注射进去或者直接服用的话,怕是会起冲突。

文化的诧异,限制了只会与思考的发展。

当把医药类的书都看完后,孔瞑将它们放回了原位,然后找起了世界各地的地图看了起来。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哪一次走边境的事儿,要是自己知道路的话,何苦走那么多的冤枉路?早就回来了!所以他要恶补那一方面,总有一天他要在遇到那样的情况,防患于未然。

快速的翻阅着,不久后他就把那些书籍都给看了个便。将那些书都放回去后,孔瞑长处了一口气。

虽然看了的书有不少,但是孔瞑所用的时间其实并不多。仔细的想了想后,孔瞑觉得也该去看看有没有关于毒素之类的书了。因为有毒经的缘故,他也需要升级啊,而知道了毒素的级别之后那不是对自己更有利么?

他找啊找找啊找,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翻了十几个书架后,在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或者说是一个没人怎么在意的地方没人管的地方,有着一本陈旧的大厚书坐落在那里。

“世界毒物大全?”孔瞑愣愣的看着上面的六个大字,心里那是一震一震的。这次他也没拿回去看,而是在那股地方就地坐下看了起来。

一页页的翻阅,快速的翻阅,不久后孔瞑将一本书都看完了,合闭上后忍不住的一阵唏嘘,“想不到啊,这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奇妙的东西。”

在书上,他看到了太多的奇形怪状的东西,也看到了一些渗人或者奇妙或者身前的东西,甚至他还看到有一个地方专门有毒气弥漫,而到了某个特定的时间段那毒气就会收敛回去,当真是神奇万分。

孔瞑当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一听那神奇的样子他就知道,肯定不简单。

将书给放了回去,孔瞑仔细的想了想,想要看看自己还缺少哪一方面的知识,正好都给弄完了。

想着想着,孔瞑想到了,自己还真是有好多东西需要学。首先,野外生存知识,而后就是艰苦的生活经验,再就是对于汽车的维修查看等,有着一大堆的东西等着他看呢。

想着,他把那些类别的书都给找了出来,之后更是吧化学生物之类的书也都找了出来,还有物理的。

一本本书快速的翻阅着,这次的阅读量也大了很多,让他足足看了一个多小时才勉强的都给看完了。而这个时候,他的脑袋也出现了一丝轻微的胀痛,他知道,自己这是快要到极限了。

将书籍都放了回去孔瞑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才站起了身子朝外走去。

这一次他的收获很大,非常大。不说那些知识他都记住了,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的思想似乎通透了一些,一些想不明白的东西在这个时候也突然想崩开了约束一样一股脑的冒了出来。

可以说,现在孔瞑的脑袋非常活跃,但是他却是不想在这里想那些,不然再超出负荷后那就坏了菜了。

然而,老天就是喜欢跟孔瞑开玩笑,就在他要走出图书馆大门的时候,那图书馆大门也是刚好有人从外边走了进来,当下与孔瞑给装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

那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而且孔瞑可以听出里面带有着明显的恐惧跟害怕,或者说还有无助等等。

女孩道歉后就急忙往里面跑去,而就在她走掉之后不一会儿,一连串的脚步声突然在外边想了起来,同时还有着那么一连串的问话声,“怎么样?又看到那女的么?”

“没有。”那个声音顿了顿,“也许是进了图书馆了。”

哒哒哒……

一连串杂乱的脚步声出现在里面,孔瞑淡然的往外走去。反正这里有没有自己的什么事儿,走了也就走了。

然而孔瞑要走,那些人却是并不打算让他离开。一下子,四五个人围住了孔瞑,一脸恶狠狠的问孔瞑道,“有没有见到一个女孩儿跑进来?”

听着那些人对那女孩的描述,孔瞑可以确定就是之前跑进去的那个女孩,只是对于他们所说的是那个女孩的朋友,孔瞑是根本没相信。

四川早泄那加医院好
广州的前列腺囊肿医院
云南专业癫痫病医院
上海哪个治早泄医院好
邢台前列腺炎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