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解决打车难现实办法是赎买

2018-11-06 10:24:10

解决打车难现实办法是“赎买”

解决打车难现实办法是“赎买”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解决打车难现实办法是“赎买” 解决打车难现实办法是“赎买” Posted on 2015年1月9日 by feichongzi in 社会万象 全叔,是新浪微博友对全搜索的昵称,《全叔读报》是我们开发的一个品牌栏目,不那么正经八百,但不会一副很low的样子。本期撰稿/刘远举‍人民的一篇文章,再度引发全国性的对出租车制度的激烈讨论。事情源于沈阳出租车司机罢运。罢运理由,主要是出租车司机们觉得滴滴与快的的专车业务,向市场提供了新运力,影响了他们利益。沈阳出租罢工的利益背景这种情况在今天中国已非常常见,在很多城市,当政府试图增加出租车数量,都会遭到强烈抵制,出现出租车停运事件。,维稳压力之下,事情或打折扣,或干脆不了了之。对这种局面,很多地方的管理部门也顺水推舟,表示无可奈何,市民利益就这么被无视了。增加出租车牌照被强烈反对背后有着深厚利益。在限制出租车总量的政策下,出租车指标奇货可居,牌照变为一种资产,其价值就是租车营收的资产化体现。简单地说,每一个月的份子钱就是出租车牌照所产生的价值之一。当增加牌照时,每辆出租车的营收就会下降,挤压份子钱,每个牌照的价值会被摊薄,原来持有牌照的人手中的资产就会贬值,所以,他们当然强烈反对。正是这个原因,虽然中国大多数城市都出现了出租车数量不够的现象,但新增出租车,几乎对任何城市都是极大困境。单纯增加出租车牌照不具可行性针对这种情况,人民的文字提出,废除出租车牌号段控制制度,也即废除数量管制,但是,简单的废除牌照数量管制是不可行的。从法律上讲,当下拥有出租车指标的人,不管以前是受益于行政命令,免费从政府获得指标,还是从政府手上买来的牌照,都是合法的,强行使其价值归零,不合理。政府出钱赎买牌照也同样不可行。按份子钱每月5000元计算,一张出租车牌照一年可给牌照持有者带来6 万元收益,简单按20年资产回收期计算,一张出租车牌照就价值120万元。北京现大约有7万辆出租车,如果政府回购、赎买牌照,就要花掉840亿,广州出租车数量少一些,2万辆,也要240多个亿,且不说这么大一笔钱从何而来,其丧失了公平性也很难让人接受——凭什么拥有牌照的少数人可以靠公共资源一夜暴富,更何况买单的还是纳税人。由此可见,真金白银的赎买在政治上没丝毫可行性。所以,从客观情况看,多年的数量管制政策已形成了自我路径依赖,很难打破,解决当下出租车数量问题,注定要带着这个镣铐跳舞。彻底的改革会削弱一部分人既得利益,导致既得利益拼死阻碍,使改革举步维艰、停滞,造成更大社会损失。所以,只要能达到改革既定目的,作为改革的成本,承认既得利益是合理的,反而可以更快地进行改革,增进社会利益。可向拥有牌照者免费发放运营指标‍具体来说,出租车相关政策,其目标不在于增加或减少某些群体利益,而应是缓解打车难、打车贵现象。所以,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承认既得利益者的部分利益是可以接受的。从这一点来看,这仍然是赎买,不过,当赎买无需真金白银的由纳税人买单,在政治上是可以接受。这种赎买形式的基本思路就是把新增利益分配给原来的既得利益者,即政府向原来拥有牌照者免费发放出租车运营指标。如果牌照拥有者是少数出租车公司,那么,少数几个利益个体是可以进行默契的勾结,得到指标后不投入运营,或精确地把运营数量增加到收入化。不过,对于那些有着很多家出租车公司的城市,公司越多,这种默契就越难达成,你不投入运用,他却会投入,终,必然是争先恐后把指标投入实际运营。这就形成了一个典型的囚徒困境(prisoner s dilemma),即“甚至在合作对双方都有利时,也无法保持合作”。除了出租车公司,司机也是重要的一环。一方面,中国缺乏公开、透明、制度化的游说途径,在当前背景下,法不责众,触发维稳就成为一种典型诉求方式,这个时候,出租车司机由于自身也在新增运力中受损,往往就被出租车公司鼓动,成为其“游说的拳头”。另一方面,在有些地方司机本身就拥有牌照。所以,不管是政府打算增加牌照,还是滴滴与快的这样实质性增加运力,出租车司机就会立即体现出团结性,聚集、罢工。对于这种行为,当然可采取高压态势,但应该看到的是,出租车司机仍然是这个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有双赢改进空间时,并没有理由要去伤害他们利益,或者说,当他们可以采取行动来阻止增加出租车时,他们就成为政策需要考虑赎买的对象。顺着同样的赎买思路,还能找到其他变通办法。以广州为例,广州现在有大约2万辆出租车,如果按双班计算,一辆出租车2个司机,有4万名合格司机。如果政府计划增加1万辆出租车,只需免费向每一个司机派发0.25个出租车指标,并允许指标自由流动,任何人只要凑齐一个指标,就可获得一辆新增出租车运营权,可以挂靠现有公司,或社会资本进入成立的新公司。在这个政策下,司机群体是4万个单独的利益个体,是没任何可能形成有效的联盟,共同抵制到手的牌照的。所以,采用赎买的方式增加出租车数量,对于政府,不用真正花钱赎买;对于社会,增加了出租车,方便市民出行;对于司机,免费给了他们指标,可以让他们换得真金白银,或投入运营。当然,这个过程显然会损害现有出租车公司利益,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司机冲在前面。解决困境,总能想到办法,想到这一点其实也并不难,但政府为什么不愿意做呢?这是个值得玩味的问题。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泸州40多名老人被骗185万 称骗子比儿女还要贴心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道口板
铝单板厂家直销
永磁除铁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