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媒体称中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开展大型扫黄行

2019/06/14 来源:湛江信息港

导读

媒体称中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开展大型扫黄行动制图/高岳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对于东莞依法“扫黄”行动进行冷嘲热讽的,还有不少互联上有影响

媒体称中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开展大型扫黄行动

制图/高岳

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对于东莞依法“扫黄”行动进行冷嘲热讽的,还有不少互联上有影响的人士。“扫黄”是有法可依的执法行动,这在法律上几乎没有任何争议。

编者按

从2月9日下午开始,广东省东莞市拉开了大规模扫黄行动的序幕,该市共出动6525名警力对全市所有桑拿、沐足以及娱乐场所同时进行检查。然而,这个旨在严厉打击涉黄、涉赌等违法犯罪活动的行动,却引来了一些杂音。

《法制》视点部自今日起,将从扫黄打非的法律依据、卖淫为何不能合法化、是否侵犯弱势群体权益三个角度,对“扫黄”的正当性作一系列报道。

在东莞“扫黄”风暴深入之时,公安部于近日要求各地警方严肃查处、严厉打击涉黄、涉赌、涉毒等违法犯罪活动。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全国至少已有8个省份在广东之后,对各类娱乐场所进行了“突击检查”。

2月9日,有媒体播出暗访东莞酒店、桑拿等色情服务场所视频,曝光了一些被称作“城市名片”的四星级、五星级酒店明目张胆的招嫖卖淫活动。当日,东莞出动6000余名警力,统一开展全市查处行动,12家涉黄娱乐场所被查封,多名公职人员被停职调查。

出人意料的是,在这场大规模“扫黄”行动过程中,一种“同情东莞”、“同情色情活动”的声音开始出现,并受到部分人群的支持。

相关法学专家在接受《法制》采访时表示,东莞“扫黄”在法律上是无可争议的,部分人以法律和权利为名支持色情活动,实际上却构成了对法律和法治的冲击与伤害。

东莞“扫黄”遭遇杂音

2月9日11时15分,央视频道《直播间》栏目播出暗访东莞酒店、桑拿等色情服务场所视频。在长达近25分钟的视频中食道癌发病原因,央视用暗访的方式指认东莞“KTV里跳艳舞,色情服务明目张胆”、“酒店不住宿,名为‘选秀’实为卖淫”、“五星级酒店里‘裸舞选秀’,小姐明码标价”、“20多项色情‘莞式服务’,淫秽竟成商家竞争特色”。

报道一出,舆论哗然。

早在2011年4月,《法制》曾暗访东莞,曝光东莞色情行业在严厉打击之下仍暗流涌动——色情活动从中低档场所向星级酒店转移,价格随着打击力度增大而增长。这与央视此次曝光的情形基本一致。

在央视曝光后,广东省官方很快作出回应——掀起全省范围内的扫黄整治行动。广东省省委书记胡春华作出重要批示,强调要组织专项行动坚决打击。胡春华指出,东莞不仅要对报道反映的五镇,还要对全市进行拉式排查打击。省公安厅要在全省开展专项扫黄整治行动,像去年打击毒品一样扫黄,先治标,打出声威,再治本,综合治理。

东莞纪委发出通知称干部参与涉黄一律先免职再严处,不挖出“保护伞”不收兵。

在这轮声势浩大的“扫黄”行动进行的同时,一场舆论风暴在上悄然掀起。

2月9日19时59分,微博@那个野和尚发起#东莞挺住#话题,不到24小时该话题跃居新浪微博话题榜榜首,被提及达30余万次。

由此发酵,新浪微博上关于东莞的话题迅速增加到十多个——#平安东莞#、#天佑东莞#、#东莞挺住#、#东莞不哭#、#众志成城,东莞加油#、#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东莞挺住!#、#今夜,我们都是东莞人!#,这些标语纷纷出现。

在此基础上,一些观点更加鲜明的标语也开始出现:“卖淫嫖娼没有受害者”、“卖淫是弱者的权利,打击卖淫就是断绝弱者的生路”……

但这些声音并没有得到一边倒的支持。连日来,多家媒体陆续发表评论,指责该类观点的“荒唐性”与“娱乐性”。

“扫黄”的法律依据充分

“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对于东莞依法‘扫黄’行动进行冷嘲热讽的,还有不少互联上有影响的人士。‘扫黄’是有法可依的执法行动,这在法律上几乎没有任何争议。”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副研究员支振锋对《法制》表示。

支振锋介绍,卖淫嫖娼行为至少与我国四部法律相冲突。

我国的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卖淫、嫖娼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

刑法则规定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对于从事相关活动者,依法都应受到刑事处罚。

“此外,民法通则与合同法对于公序良俗、尊重社会公德、平等自愿与不造成美送免费整容征兵出怪招人身伤害和不损害公共利益的规定,同样未给卖淫嫖娼留有任何法律余地。”支振锋说。

《中国禁娼20年》一书作者、着名禁娼政策研究学者刘文彦告诉《法制》,“扫黄”的法律依据还不止这些,妇女权益保障法等法律也都有禁止卖淫、嫖娼的规定。

“在我国,一切活动都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进行,法律的任务是要保护国家安全、社会主义制度,无论什么人违法,在适用法律上一律要追究法律,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刘文彦强调。

法律学者傅达林则表示,随着社会发展,人们的思想日趋开放,这必然会影响人们对法律禁止卖淫嫖娼的看法。“但是,立法乃是多数人的‘民意决’,在法律没有被修改之前,任何观点都不能影响到现有法律的执行与实施”。

傅达林认为,法律在认知意义上是开放的,人们自可提出不同观点和看法,但在规范意义上法律却是封闭的,必须按照自身的规范逻辑运作。

“在真正的法治文明国家,法律必须得到尊重与实施,决不允许任何人基于个人观点而视现有法律如无物。这是公民的自律底线,也是法治的基本标准。”傅达林说。

支振锋认同这样的观点:“一些互联知名人士高喊‘东莞挺住’,是以法治为名反法治、冲击法治;在法治话语于我有利时讲法治,在于我不利时另讲一套的做法,是对法治的反戈一击与致命伤害。”

打击色情业历来受重视

对于“扫黄”活动的法律正当性,从来就不容置疑。在我国,卖淫嫖娼行为始终是公安机关的打击对象。

根据相关统计,中国当代的卖淫嫖娼行为,早出现于1976年的杭州。当年12月,该地在社会治安大清查中发现了暗娼。之后的1979年,广州、上海等地先后发现了暗娼,但数量还不是很多。

1979年11月2日,广州市公安局发出《关于对暗娼处理办法的通知》,在中国率先开始了禁娼运动。一年后,公安部发出《关于对暗娼处理办法的通知》,大规模的查禁行动开始。

而查禁的升级则出现在1986年。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围绕是否应对卖淫行为进行处罚,引发了激烈争议。但终通过的条例明确规定:“严厉禁止卖淫、嫖娼以及介绍、容留卖淫、嫖宿暗娼行为。”

1989年11月颁布的《人民法院关于配合公安机关开展除“六害”工作的通知》首次提出:“全国开展一次扫除卖淫嫖娼……等‘六害’的统一行动。”全国范围内的“扫黄运动”由此开始,并从此成为我国打击卖淫嫖娼行为的重要手段。

199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对刑法有关规定作了补充修改。把对于组织、强迫他人卖淫的处罚,从原来的判刑加大到可以枪毙;把协助组织、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处罚,从原来的治安处罚加大到可以判刑。

两年之后,国务院根据该决定颁布了《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

《法制》梳理发现,在此后的20年间,我国公安机关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开展大型“扫黄”行动,查禁卖淫嫖娼行为始终被列为工作重点。而在法律依据上,我国从1981年至2007年出台的全国性禁娼法规更是多达60余部。

近年来,全国性的“扫黄”行动也并未停止。2010年,从北京市公安机关关停“天上人间”开始,公安部开展了为期7个月的严打整治行动,一场扫黄风暴席卷大江南北河源癫痫病治疗方法,全国20多个省市开展了大规模的扫黄专项行动。从各地公开的数据上看,一系列的专项行动对色情活动给予了有力的打击。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管理教研室主任王宏君在接受《法制》采访时表示,“扫黄”行动的意义远远超过了行动本身。

“关键是表达了一种态度,一种从国家层面部署坚决打击的态度。现在,色情活动已经发展到关乎社会稳定的问题,拿出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会起到很好的效果。”王宏君说。(范传贵)

原标题:媒体称中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开展大型扫黄行动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皮肤过敏
微笑小程序开发软件
微信小程序三级分销
标签